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魅力旅游 > 最美景区 > 正文

乌裕尔河—双阳河省级自然保护区原生态醉人之

2017-06-14 11:23来源:未知

  齐齐哈尔新闻网5月25日讯(武童丁宁孟繁宇)乌裕尔河养育着我市几大湿地,奔着上游而行,记者来到了此次湿地踏访的目的地依安县。乌裕尔河和双阳河都流经这片黑土地,虽相隔百里,却遥相呼应。乌、双河沿岸2—8公里范围内地势低洼,雨水汇集,河水渗透,形成了大面积的湿地,2007年8月,黑龙江乌裕尔河-双阳河省级自然保护区由省政府批准成立。作为和“扎龙”一脉相传的“亲兄弟”,这里湿地资源丰富,野生动物种类繁多,绿草连天,平展无垠,原生态的魅力,让记者难以放下手中的相机……

 

  沿着湿地的实验区行进,两侧虽有“田”型耕地,但地里却空空如也。黑龙江乌裕尔河-双阳河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初宝库向记者介绍,从今年5月1日起,保护区内的所有耕地都将收回,进行湿地恢复计划,“从2012年开始,管局就对保护区内的农户进行宣教,承包到期的土地,都将收回,不对外发包了。”

 

  保护区内几乎没有原住民,生态完整性保存得很好。此次退耕还湿计划,主要针对实验区的农田,也得到了大多数农户的支持。尽管如此,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从5月1日开始,依旧每天24小时轮班看守,一直到6月20日结束。“立夏到小满,种啥都不晚,我们必须在退耕处看守,以免有些农户不知道,种上了农作物。”初宝库说到。

 

  2016年,退耕还湿面积共计150公顷,回收保护区内土地2万余亩,乌裕尔河流域湿地范围内的砂场现已全部封停。管理局计划在原有耕地上,种植披碱草、黑麦草等植物,慢慢恢复湿地生态功能。恢复湿地功能,是一项长久且艰巨的任务,很可能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看到成果。

 

  “乌双”湿地共用一名,但两处湿地相距较远,每天,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都要往返于两地,对湿地进行巡查。从跃进水库到双阳河水库,东、西相距50多公里,还得经受路途颠簸“按摩”。保护湿地的任务,代代相传,他们乐此不疲。

 

  农户们行动起来保护湿地

 

  保护湿地,不仅要保护湿地本身、栖息的动物,其实,从根本来说,就是让人类不去破坏湿地。所以,提高人类保护湿地的意识,更加了解湿地存在的意义,尤为重要。

 

  在保护区管理局办公楼内,湿地保护宣教馆已经建设完成。湿地的形成、存在的重要性、人与动物和谐共存等内容,图文并茂地展现出来,让人们更加了解湿地,从而更加爱护湿地。据介绍,依安县已经有很多学校、单位组织到这里参观学习。保护区管理局更是利用爱鸟周、湿地日等契机,开展了宣传教育活动,共发放传单5000余份,张贴标语200余条,接受群众现场咨询300余人次,并通过设立宣传牌、出动宣传车及与新闻媒体合作等多种形式,广泛宣传野生动植物保护法规、湿地知识与保护政策和野生动物疫源疫病预防常识,大大提高了广大群众对于湿地保护、野生动物保护和生态文明保护的意识。

 

  近几年,管理局对湿地保护的大力宣传,保护区周边的农户也参与到湿地保护工作中来。对于用粘网捕鸟、洒药毒鸟、绝户网捕鱼等破坏湿地的行为,他们都会举报到保护区管理局,对湿地保护起到了重要作用。政府与民众共同保护湿地,让违法行为无所遁形。

 

  乌、双两河各奔东西,两处管理站守护边界,二十几米高的塔楼,屹立在保护站旁,对胆敢冒犯保护区的不法分子给予震慑。“法”字当头,严惩不贷。在保护者心里,湿地犹如圣地,不可侵犯。

 

  “草根”守护者草甸为家

 

  在“乌双”保护区,说到保护湿地,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在保护区还未成立时,他就生活在这片湿地上,二十年如一日,默默地看护着这片湿地。他就是宣立宝,如今是双阳河管理站的寻护员,农民出身的他,对这里了如指掌,被称为“草根”守护者。

 

  由于经费有限,在双阳河片区的湿地核心区边,只建立一个小型观察站,屋内不到5平米,老宣每天就在这儿观察着湿地的动态。每年鸟类迁徙、回归,都是他最忙的时候,“看着这些野生鸟类自由翱翔,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为了湿地这个“大家”,老宣舍弃了“小家”。从事水库、湿地保护工作19年,开春鸟来了,他就要离家了,直到下雪了才能再回家。孩子也已长大成人,但作为父亲,他一直心存愧疚。“没有给孩子足够的父爱,我也只能说对不起!”老宣激动地说到。

 

  然而,保护湿地也是有危险的。记得一次,老宣划船到湿地深处,下苇塘观察,遇到了强风,被困在了苇塘里。直到晚上7点钟,风小了,他才艰难地从苇塘出来,被困了十几个小时。

 

  老宣把青春和爱献给了这片湿地,虽然工作只是每天观察湿地动态,汇报情况,但这份坚持还是感动了很多人。从那个不到5平米的小屋向外望,广袤的湿地不见尽头,无数的鸟儿自由翱翔,这就是老宣心中的向往!

 

  “乌双”之行结束了,不论是湿地,还是人,都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里,几乎人人都能随口而出“湿地就是地球之肾”。走在湿地浅边,据说地上的水不仅是雨水,而且还从地下往上渗水,也证明了这儿的湿地不“渴”。正如朴实憨厚的王大娘所说,“俺们这就是原生态,希望大自然有更多的动物!”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