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千城头条 > 资讯动态 > 正文

乐视网进入孙宏斌时代 股价危机仍高悬

2017-07-17 11:27来源:未知
 

  文/腾讯科技 李儒超
 

  今日,上市公司乐视网将迎来新任掌舵者。

 

  根据乐视网公告,在今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将审议《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改组暨补选非独立董事的议案》等多份文件。其中,对于贾跃亭完全退出乐视网决策层后,谁将接手董事会将是本次股东大会的关注焦点。

 

  然而,这又是一个谜底已知的迷局。知情人士称,如果不出意外,乐视网二股东实控方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将正式出任乐视网董事长,主导“新乐视”的改革。

 

  至此,外界对乐视网姓孙还是姓贾的争论终告一段落。

 

  自1月融创中国入住乐视网二股东后,孙宏斌争夺乐视网控制权的报道就时有出现。随着乐视资金危机的发酵,这一系列猜测的谜底也在日益明晰,贾跃亭不得不选择不断妥协。

 

  直到最后,贾跃亭不再有退路;作为整个事件的第一责任人,退出,或许是对股东的最好交待。

 

  但对于乐视网来说,这远不是休止符。

 

  虽然孙宏斌早已提出要对乐视网上市部分与非上市部分进行严格切割,但大量的关联交易使得切割难度骤升;与此同时,非上市公司带来的品牌、信誉上的负面影响,也已体现在乐视网的实际运作中。受危机影响,乐视网上半年业绩第一次出现亏损。

 

  此时,距乐视网的复牌日,已进入倒计时。

 

  融创已完成实控

 

  孙宏斌的接盘早已埋下伏笔。

 

  在今年1月入住乐视网之时,孙宏斌就已提名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担任乐视网非独立董事,主要监管乐视网财务。今年6月,融创方又提名北京中创信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郑路担任非独立董事。

 

  彼时乐视网仅五名董事的情况下,融创方已经占到了两席,成为仅次于贾跃亭方的第二大重要力量。

 

  7月6日在贾跃亭退任同时,乐视网又发布公告,拟改组董事会,董事会席位由过去的五席席位变更为八席,同时提名孙宏斌、梁军、张昭为非独立董事,另将再提名一位独立董事。

 

  由此,孙宏斌正式列席乐视网董事会,而非此前由刘淑青代行监管职责。

 

  乐视网董事会现况

 

  新的权力构成上,五名非独董中,孙宏斌与刘淑青来自融创中国,剩下三名非独董来自乐视。原乐视方面的三名非独董中,完成重组后乐视网的两大重要业务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的梁军和张昭各占据一个席位;刘弘(微博)虽为乐视网副董事长,但公开信息来看并无实际管辖业务。

 

  需要注意的是,在此之前,融创对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的控制已经在不断加深。

 

  乐视致新方面,乐视网占股40.31%,融创占股33.50%,考虑到融创对乐视网的控制,融创对乐视致新也是高度把控。此外,此前梁军出任乐视网总经理本是孙宏斌亲自推动,这或许表明,二者早已达成一致。

 

  乐视影业方面,其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已将其在乐视影业的99.94%的股权质押给融创。加上原本持有的21%股份,二者合计,融创共持有乐视影业的股份总量已达到42.8%,在所有股东中持股最多。

 

  再加上融创方提名的独董郑路,孙宏斌方的董事至少已有五席。

 

  按照《公司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由董事会全体董事过半票数选举产生。这意味着,只要孙宏斌本人有意,就有足够的资本当选新任董事长。

 

  而从乐视当前的现况来看,能为乐视网做好与“旧乐视”做好切割的人选,也非孙宏斌莫属。

 

  高管洗牌和战略调整

 

  权力更迭,便意味着公司层面的人员洗牌。梁军在5月出任乐视网总经理后,一系列变动已经发生。

 

  5月18日,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宣布,即日起,乐视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

 

  变动背后,是乐视原销售服务体系高管张志伟的正式出局。

 

  作为乐视大体系下智能终端事业群的重要部门,张志伟执掌的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于去年11月10日成立。彼时乐视正身处资金链危机,包括该平台的设立均是贾跃亭为应对资金链危机做出的架构调整之一。

 

  在6月14日,梁军又发布四名高管任命,其中,原乐视致新营销传播副总裁任冠军出任乐视网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MO。

 

  一位乐视网内部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随着原乐视致新高管的入驻,乐视网多个职能部门及市场公关部门已被致新系人员控制。

 

  另一方面,乐视网的内容体系也在发生变化。接近乐视网高层的人士表示,在新的乐视网架构中,乐视影业CEO张昭将正式出任内容线的第一负责人,即首席内容官,垂直整合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花儿影业等公司的内容业务。

 

  这完全打破了贾跃亭原本在乐视内容体系中制造的制衡局面。在2016年2月的调整中,贾跃亭虽然任命张昭为影视互联事业群总裁,但又从乐视体育调来乐视网上市前就已加盟的旧部高飞担任乐视视频总裁,二者分庭抗礼,相互制衡。

 

  然而在最新调整中,高飞却并未进入新的核心高管名单。

 

  在更换原乐视内容体系高管后,张昭也将全面调整整个乐视的战略,即转向IP为中心的自制。

 

  在上月乐视影业举办的发布会中,张昭曾透露,乐视网将来的内容百分之七八十都是自制剧,包括网剧,“我来负责三个公司的内容,这样协调起来才能保证内容以自制为主,以IP为主。”

 

  自制的优势在于低成本-----这对当前处于资金紧缺、无力承担高昂版权费用的乐视来说,无疑是最佳抉择。

 

  新乐视依旧充满挑战

 

  然而,这一系列调整依旧仅仅只是乐视救盘行动的开始。摆在孙宏斌及梁军、张昭面前的挑战依旧十分巨大。

 

  财报已经在告急。根据7月14日乐视网披露的公告,预计2017年上半年乐视网亏损6.37亿至6.42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2.84亿元。

 

  乐视网方面解释称,“由于受到乐视体系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影响,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冲击,随之客户粘性出现波动,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为了坚持精品内容的独播策略,公司在二季度未对外进行版权分销业务,导致版权分销收入同期也大幅下滑。”

 

  这一解释中,资金流动性紧张,与品牌冲击是最大的两个关键词。而这二者,无疑来自于整个乐视体系资金危机的影响。

 

  股价是另一枚定时炸弹。由于贾跃亭此前质押了大量上市公司乐视网的股份用于非上市公司发展,乐视网也被这一系列产生于非上市公司的负面消息所累。从去年11月以来,乐视网股价从45元上下的高点,跌至目前停牌时的30.68元,总跌幅高达30%以上。

 

  而银行对乐视网申请的财产冻结,正进一步加重这一危机。

 

  根据腾讯财经的报道,在招行上海川北支行的申请下,贾跃亭夫妇和乐视系12.37亿元的资产已遭到上海市高级法院冻结,原因是贷款逾期未还。不仅如此,腾讯科技还独家报道了乐视系公司此前向平安银行通过中间机构贷款约50亿元,截至目前贷款远未偿清,债权方不排除也将使用资产冻结等方式催款。

 

  一位分析人士向腾讯科技解释,一般而言,股权遭冻结短期内不会对上市公司产生直接影响,但变数在于贾跃亭与债权人会签订怎样的补充协议,一旦双方最终无法达成一致,不排除股份被强制沽清的可能,此时不仅将影响非上市公司股权,上市公司也将遭受冲击。

 

  “一旦股票在二级市场遭到抛售,乐视网股价也有可能迎来持续大跌,这将成为压倒乐视的最后一根稻草。”上述人士表示。

 

  乐视网当前处于停牌阶段,可暂时规避上述危机。但证监会在去年9月就已开始试图缩短整个证券市场的停牌时间,无限期停牌几无可能。事实上,自4月17日因重大事项重组停牌以来,乐视网已经发布多次公告公示进展;根据最新公告,这一日期的最终时限在10月18日之前。

 

  这意味着,如果在10月18日之前乐视网无法恢复投资者信心,即便银行及机构不挤兑,陷入恐慌的股东也大概率对其股票进行抛售,乐视网股价将如近期众多机构预期那样大跌。

 

  无论是孙宏斌,抑或是贾跃亭,都无法承受这一结局的严重后果。对他们而言,这是决不可发生的未来,但若要阻止其发生,困难重重。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