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民俗文化 > 科教文化 > 正文

相亲鄙视链?我偏要勉强!【国学是活的·曹雅欣】

2017-09-14 09:59来源:国学是活的

作者:曹雅欣


  01

 

  在元大都北京土生土长的赵敏郡主,面对着优质女如周芷若正拥挤其中的婚恋市场,面对着江湖上涨粉最多的网红大咖张无忌,她介绍自己的婚恋观时,说了一句最重要的话,这句话,最终赢得了她的爱情与婚姻。

 

  “我是京籍京户女而且还没有轻度残疾,我是妥妥的白富美而且还不属羊……”

 

  哦,这句话不是赵敏说的。

 

  赵敏说的是:“我偏要勉强。”

 

  我,偏要勉强。旁人的划定标准套路不了我,我就要坚持我自己。他们都说嫁凤凰男不如找拆迁郎,他们都说谁先动心谁完蛋,他们都说女人就算要往前迈出一步也必须等男人先走出那99步,他们都说女人要一生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可他们的所有设定,赵敏全都不吻合。她的男朋友是她先喜欢上了然后就坚决主动追来的,她的爱人是无房无车无户口的“三无”人员,他注定不能把她细心收藏,一生只能带她四处流浪。

 

  如果在北京各式公园的相亲市场,张无忌是卖不出去的滞销货,赵敏是上赶着倒贴的赔钱货。

 

  肯定会有大爷大妈连番炮轰赵敏这个孔雀女,“傻闺女,这样的条件,不行啊……来,这一打资料里都是全款买了房的,这一摞是能两年内公司能上市股份能变现的……”

 

  他们都说,这样的条件,不行啊——但是,“我偏要勉强”,我的世界,我说行,就行。

 

  我偏要勉强,这是一种强者心态。

 

  02

 

  李白写诗疏狂得很:“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要上天揽月,这事儿勉强不勉强?可是啊,这就是李白诗的境界、格调、艺术成就高过其他诗歌的原因啊,因为,不畏惧、不设限的强者思维能力,能拓展视野,能开阔人生。

 

  就像有人说,对方没主动来追求,怎么可以自降身价去俯就——这究竟是太自傲还是太自卑呢?非要用表面矜持来掩饰伤不起自尊心的骨子里的脆弱吗?哪一方的爱情生发在前、哪一个的呼应随之在后,这真情中的深浅先后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啊。喜欢的人那么难以遇见,遇到了,能去牵手就是骄傲,任他错过才是软弱。为什么要裹足不前?为什么不牢牢把他俘获!

 

  千年之前韦庄的唐词里都勇敢地讲,“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那个玲珑少年在岸上,守侯一生的时光,为何不能去做个他盼望的新娘?

 

  也像有人说,女人岁数大了失了青春美貌就不值钱了,要趁早把自己在最好的年华嫁出去。这种说法,是把婚恋当做交易本质,把女色看成卖卖属性。可是成熟、自立、眼界、阅历,这些能力的与日增长才是毕生的自我增值。每一个年华都是最好的年华,哪里有注定的年岁优势?遇见真爱才是年岁合适。所谓的优势,不是更容易被人挑选上,真正的优势,是自己具有幸福选择权。

 

  如同张九龄喻诗自比的:“兰叶春葳蕤[wēi ruí],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春花秋月只管从从容容地美丽就好,它们在哪里,哪里自然就是最好的季节。——是啊,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只管做好你自己,一切都会有最好的安排。

 

  弱者心理,就是永远被外界标准所疲惫驾驭。强者心态,是能超越无谓标准而活出自我。

 

  弱者心理,被动接受他人标准的衡量与指摘,等待被评分。强者心态,主动来制定自己的评分标准,我为自己打分,我的活法很高级。

 

  强者不会畏惧和焦虑着符不符合一般的标准设定,强者会反思和拼命的,是达没达标自己的理想目标。

 

  03

 

  “我偏要勉强”的强者思维,就是一种不将就、不凑合、不迎合、不怯懦。按照世俗标准的打分,赵敏选张无忌不会爱得很苦吗?苦,当然苦,为了他,抛弃皇家郡主身份,为了他,与其他女人博弈较量,为了他,风餐露宿出生入死。

 

  ——可是,真正属于爱情的要素,不就是,既要享受甜蜜的饱满、也要体尝苦痛的深刻吗?真正符合爱情的状态,不就是,既能为一个人算尽心机、冲锋陷阵如战神附体、诸葛现身,又能为这个人不计利害、甘愿奉献如赤子之心、圣母情怀?真正配叫做爱情的心意,是选定一个人,不是因为房子车子户口工作,而是,因为爱。

 

  可又有人说了,什么样的爱情到了婚姻里都是一样凑合着过,什么样的人挑来选去到了结婚后都是觉得错,何必还情情爱爱地折腾,不如就顺顺当当地就和。

 

  ——好吧,你就呆在你信以为真的标准里聊以自慰、图个稳当,我却要在我仅此一回的人生里绝不甘心、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就是要对得起自己,不让自己违心,不让自己痛心。不要总委委屈屈地依从他人标准而活,不要在回首百年、此生将休的时刻,喟叹自己竟是白活了一辈子,因为:

 

  总有些渴望从来不敢坚持去做,那就叫理想的丧失;总有个伊人从来不敢大胆去追寻,那就叫真情的辜负。

 

  然而,当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当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正在老去的赵敏,却不会撕心裂肺地痛心于当年为何一个犹疑、不曾闯入婚礼去大胆带走她爱的男人、带他远离他原本不爱却正要迎娶的新娘。好在,她不认命,于是她勉强自己做到了,也勉强张无忌做到了他不敢面对的自己的真心归属。纵然这一路注定苦乐艰难,却苦得够味儿,甜得够劲儿,好过潦草一生、打发度日。

 

  一生很短,长度有限,深度和高度却是无限。不负自己、不负真意、不负初心、不负此生,不给自己设限,我,就是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像郑板桥诗里的竹子,无视周围风言风语,专注向上越长越高:“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