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民俗文化 > 产递物语 > 正文

【茶味书香】李勇强茶话之四:鲍照兄妹和茶

2017-08-25 15:28来源:产递网

           
本期作者简介:李勇强,男,哲学博士,曾长期供职于中央电视台。

        陆羽《茶经·七之事》说:“鲍照妹令晖著《香茗赋》。

    

       鲍照为南朝宋时的文学大家,与谢灵运、颜延之并称“元嘉三大家”。鲍照之妹鲍令晖,也诗才横溢,为南朝著名女诗人。左思与其妹左棻、鲍照与其妹鲍令晖,兄妹皆以文学见长。钟嵘《诗品》载,鲍照曾对宋孝武帝刘骏说:“臣妹才自亚于左棻,臣才不及太冲(左思)尔。”

    

       鲍照(414年-466年),字明远,“文辞赡逸,尝为古乐府,文甚遒丽。”(《南史·鲍照传》)鲍照以诗献临川王刘义庆(《世说新语》即为他所编),被刘义庆赏识,擢升为国侍郎,后迁秣陵令,宋文帝任为中书舍人。临海王刘子顼镇荆州时,鲍照任前军参军,掌书记之任。孝武帝死后,太始二年(466年),武陵王刘彧杀死前废帝刘子业自立,是为宋明帝。刘子顼响应了晋安王刘子勋反对刘彧的斗争。刘子勋战败后,刘子顼被赐死,鲍照亦为乱兵所杀。

    

       对于鲍照文学才华的评价,胡应麟《诗薮》称其“上挽曹、刘之逸步,下开李、杜之先鞭。”沈德潜《古诗源》亦称:“明远乐府,如五丁凿山,开人世所未有。后太白往往效之。”

 

     

       鲍令晖也擅长诗赋,钟嵘《诗品》说:“令晖歌诗,往往断绝清巧,拟古尤胜,唯百原淫矣。”鲍令晖诗留传于今者,为《玉台新咏》所录诗七首。

    

       鲍照兄妹出自寒门士族,鲍照自称“身地孤贱”,曾“束菜负薪,期与相毕。”(《鲍参军集注·拜侍郎上疏》)贫寒之家,兄妹相伴,自然感情至深。

 

    

       宋文帝永嘉十六年(公元439),刘义庆出镇江州,鲍照在建康告别家人前往江州,在大雷岸(今安徽望江县)给妹妹写信,说自己经过十天跋涉,“严霜惨节,悲风断肌,去亲为客,如何如何!”一路思亲之情、行役之苦可以想见。这篇《登大雷岸与妹书》在描绘了九江、庐山一代的奇瑰景色后,鲍照叮嘱妹妹照顾好自己,不要太牵挂兄长:“寒暑难适,汝专自慎。夙夜戒护,勿我为念。”

    

       鲍令晖的《自君之出矣》一诗,可窥见妹妹独自在家的思兄之情:“自君之出矣,临轩不解颜。砧杵夜不发,高门昼常关。”守于空闺的胞妹,期待暮冬早尽,“除春待君还”,希望哥哥早日还家相聚。

     

       然而,春天到了,哥哥依旧在任未归,鲍令晖故写《寄行人》以发胸臆:

     

       桂吐两三枝,兰开四五叶。

    

       是时君不归,春风徒笑妾。

 

    

       桂已吐枝,兰已开花,兄长却未回家,只好让春风一笑自己的思念落空。鲍令晖的拟古诗,词凄婉,意真切,从中也不难体会她对鲍照的牵挂,如《拟青青河畔草》:“人生谁不别,恨君早从戎。”《拟客从远方来》:“木有相思文,弦有别离音。”《古意赠今人》:“月月望君归,年年不解綖。”其中恐不乏鲍令晖借思妇之口发一己之思。

 

    

       鲍令晖死后,鲍照痛失与自己“天伦同气”的妹妹,“私怀感恨,情痛兼深。”(《鲍参军集注·请假启又》)鲍照请假赶回家时,登上南山,徒见那埋葬了妹妹的一抔黄土了。鲍照伤怀难已,写下《伤逝赋》以记悼妹之悲苦:“凄怆伤心,悲如之何!”。

    

       鲍照兄妹的诗书往还中,亲情之深,肺腑之情,让人动容。

    

       可以想见,鲍令晖在寂寥的空闺怀想亲人时,所能寄托的,当为一盏清茶。茶香起处,溢满了思念的滋味。而一篇《香茗赋》,也就在她的明眸扬起时,灵感不期而至了。可惜的是,对于散佚不存的《香茗赋》,我们只能从一杯热茶中,去追寻她那附着了心香的意蕴了。

 


主编:叶溪

投稿邮箱:112547680@qq.com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