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民俗文化 > 产递物语 > 正文

【茶味书香】李勇强茶话之二:皇帝之子为何称高僧的茶为甘露

2017-07-31 11:16来源:产递网


本期作者简介:李勇强,男,哲学博士,曾长期供职于中央电视台。

        陆羽在《茶经·七之事》中提到的一位高僧,即南朝刘宋时期的昙济:

 

        《宋录》:新安王子鸾、豫章王子尚,诣昙济道人于八公山。道人设荼茗。子尚味之曰:“此甘露也,何言荼茗?”

 

        据梁宝唱所撰《名僧传抄》,昙济是河东人,十三岁就出家了,住在八公山的东寺。前来拜访昙济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而是两位王爷,都是刘宋孝武帝刘骏(430—464年)的儿子。在孝武帝二十八个儿子中,这两位也算重要人物了。

 

        刘子鸾(456—465年),字孝羽,是孝武帝第八子,五岁时就封襄阳王,后改封新安王。先后任吴郡太守、南徐州刺史、南琅邪太守、司徒、中书令等职。刘子鸾成为宠遇有加的人物,得之于生母殷淑仪为皇上的爱妃,“宠倾后宫,子鸾爱冠诸子,凡为上所盼遇者,莫不入子鸾之府、国。”(《宋书·孝武十四王传》)

 

        刘子鸾备受宠爱,甚至让刘骏产生过废太子的念头。据《宋书》袁顗本传载,“大明末,新安王子鸾以母嬖有盛宠,太子在东宫多过失,上微有废太子立子鸾之意。”(《宋书·袁顗传》)多亏袁顗“盛称太子好学,有日新之美。”刘骏这才打消了废太子的念头。前废帝刘子业继位后,一方面感谢袁顗的恩情,升他为吏部尚书,一方面对夺宠日久的刘子鸾怀恨在心,将他免为庶人,不久将其赐死。“子鸾临死,谓左右曰:‘愿身不复生王家。’”(《宋书·孝武十四王传》)

 

        豫章王刘子尚(450-465年),字孝师,是孝武帝刘骏的二儿子。刘子尚的同胞兄长就是前废帝刘子业。刘子尚六岁封西阳王,后改封豫章王,担任过都督南徐、兗二州诸军事、南兗州刺史、扬州刺史、都督扬州江州之鄱阳、晋安、建安三郡诸军事、会稽太守、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等职。起初,因为是太子的弟弟,又是皇后所生,刘骏对刘子尚还是多有留心。后来因宠幸殷贵妃,便将父爱转移到了刘子鸾身上,刘子尚自然就不如以前得宠了。也许正因如此,刘子尚便有点自暴自弃,“既长,人才凡劣,凶慝有废帝风。”(《宋书·孝武十四王传》)宋明帝刘彧杀掉刘子业后,便以太皇后的名义,下令刘子尚在家自尽,十六岁就结束了生命。

 

        子鸾、子尚兄弟,是宋、齐两朝皇室成员疯狂自相残杀的血光之灾中的牺牲品。而当他们一道拜访昙济时,还是风光无限的少年王爷。昙济拿出了最好的茶来招待两位王爷,刘子尚品茗后感觉甚好,以至于问昙济:“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甘露嘛,怎么会是茶呢?”

 

        可见,昙济的茶是多么的让人回味了。

 

        昙济不仅有好茶,还有非常高深的学问,其师为鸠摩罗什的弟子僧导。梁释宝亮《名僧传抄》载,昙济“读成实,论涅槃,以夜继日,未常安寝。”《成实论》为中天竺僧诃梨跋摩所作,探讨佛教苦、集、灭、道“四谛”的成因,译者鸠摩罗什门下,形成了以僧导、僧嵩为核心的寿春、彭城两大成实学流派。昙济刻苦勤学,学业大进,加上口才非凡,为成实师寿春系的一代宗师。《名僧传抄》说昙济“年始登立,誉流四海。”孝武帝刘骏于大明二年(458年)将昙济请到京师,昙济便在中兴寺弘法。

 

        刘宋时期,佛教般若学成为显学,对于般若学流传入中土而形成的“六家七宗”,昙济也颇有研究。唐释元康《肇论疏》说:”梁朝释宝唱,作《续法论》一百六十卷云,宋庄严寺释昙济作《六家七宗论》。论有六家,分成七宗。第一本无宗,第二本无异宗,第三即色宗,第四识含宗,第五幻化宗,第六心无宗,第七缘会宗。本有六家,第一家分为二宗,故成七宗也。”昙济对六家七宗的辨别,成为日后研究般若学流派不可回避的一环。

 

        《名僧传抄》还留下了昙济论述本无宗的珍贵材料:

 

        著《七宗论》,第一本无立宗,曰:如来兴世,以本无弘教,故《方等》深经,皆备明五阴本无。本无之论,由来尚矣。何者?夫冥造之前,廓然而已,至于元气陶化,则群像禀形,形虽资化,权化之本,则出于自然,自然自尔,岂有造之者哉?由此而言,无在元化之先,空为众形之始,故称本无,非谓虚豁之中,能生万有也。夫人之所滞,滞在未有,苟宅心本无,则斯累豁矣。夫崇本可以息末者,盖此之谓也。

 

        可惜的是,昙济的《六家七宗论》已湮没不存,后人只能从只鳞片爪中去探寻般若学历史的点滴了。

 

        昙济作为一名高僧,他的茶能被贵为皇子的王爷兄弟所叹赏,可见他的品味之高。谢灵运的《山居赋》,还留下了昙济选择山水之美的情趣:“昙济道人住孟山,名曰孟埭,芋薯之矰田。清溪秀竹,回开巨石,有趣之极。此中多诸浦涧,傍依茂林,迷不知所通,嵚崎深沉,处处皆然,不但一处。”(《宋史·谢灵运传》)

 

        选择如此秀邃、幽美的所在研习佛法,昙济的品味自然非比常人,他爱品茗,且藏有茶中极品,孝武帝的两位儿子喝了昙济的茶,赞之曰甘露,我们也就无须惊奇了。

 

主编:叶溪

投稿邮箱:112547680@qq.com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