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民俗文化 > 产递物语 > 正文

【物的乡愁】毛里湖一日

2017-07-18 11:39来源:产递网

作者简介:叶溪,男,湖南澧县人,现居北京。《产递物语》主编。

 

        毛里湖国家湿地公园是江南典型的丘陵地带,环湖尽是不大的山丘,与洞庭湖平原相接,因此,从地形上讲,这里很多地方有山、有水,还有平地。

 

        毛里湖是湖南省第二大淡水湖泊,与洞庭湖经沅江、澧水相连,因为周边环绕山丘,山上溪流众多,又是少见的溪流湖,水质好,是一个没有血吸虫的湖区。
 


 

        六月的一天,我随津市牛肉米粉代表品牌鸿粉知己的老板刘先生一起去他的家乡毛里湖探访。先是去了白衣镇的金和村,再去毛里湖镇的青苗社区,最后在绿岛蓝湾参观。

 

        早上我们出发时天下着大雨,到白衣时雨依然下个不停。我们撑着伞,在金和村听蟒蛇精的故事。

 

        刘老板的伯父据说见到过那条白蟒蛇,但老人已经作古,讲故事的是刘老板的堂兄。他说他家屋场下,传说是蟒蛇精的巢穴,阴雨天或者刮风打雷,地底下就会传来像驴拉磨的声音。离他家不远,有一丘旱田、一口山堰,有人曾看见蟒蛇精在堰塘喝水 。旱田长宽都在二十米以上,蟒蛇听见响动,立即逃跑,头已经到了山坡,尾巴还在堰塘,身子刺溜溜地从旱田滑过,可见蛇身少说也在二十米以上。

 

        这个看见过白蛇的人也已作古,他的儿子在村部开会,后来向我们证实确实有这回事。他记得那天父亲惊慌失措地跑回家,直说吓死了,好大的一条白蛇。后来,他们家人去旱田察看。旱田种着麦子,麦田中央,一条碗口粗的麦浪清晰可见,显然是被什么东西挤压形成的。

既然大家说得这么活灵活现,我想蛇的存在恐怕是真实的,只不过至少五十年再也没有人看见过那条蛇了。刘老板的父亲说,估计是修炼成精,早已出蛟了吧。

 

        金和村的曾书记陪了我们整整一天。他曾经做过小学代课教师,他讲的故事,语言就生动一些。他说毛里湖流传着一个乱索精的故事。一条青色的水带,横亘在湖面,远看就像在湖面上拉开的一根绳子,每每这种情形出现,湖边人都说是乱索精现身了,其实,他认为那不过是一种光的折射效果,他认为就是日常人们所说的海市辰楼。
 


 

        曾书记是多年的村官,五十多岁了,身体微胖。他的头发很长很细,盘曲在头顶,我猜他可能有点秃顶。他说话总是笑眯眯的,显得很有亲和力。

 

        青苗社区的书记姓傅,个子不高,下巴尖而翘,胡子刮得很清爽。两个村支书遇到一起,都很骄傲。说起村域治理的事,头头是道。

 

        两个书记相谈甚欢。我从他们的谈话中,听出来他们都很具有一种情怀,就是怎样克服困难,修了多少路,挖了多少渠,有一些什么产业,等等。

 

        绿岛蓝湾是一个待开发的旅游项目,三个独立的小岛伸进毛里湖,与原保和堤镇隔湖相望。若是乘船上岛,窄窄的湖面,恐怕要不了几分钟,但坐车进去,要走很远的山路,至少有四公里吧。

 

        我们去的时候,男主人不在,女主人端茶递水,十分热情。她是广东江门人,普通话带点儿广东腔,胖而匀称,如果听不出她的广东腔,会让人疑心她是东北人。

 

        男主人姓罗,常德人,原先在深圳做贸易,四年前看上这几片岛屿,到毛里湖边做了岛主,还办了农转非。他后来也赶回岛来,陪我们一起吃了晚饭。

 

        回程的时候,岛上宁静得似乎到了一个静止的世界。住在这样的地方,要一点耐心——耐得住孤独和寂寞。然而,都市喧嚣的人们,向往这种生活的也许大有人在。起码我就是。
 

主编:叶溪

投稿邮箱:112547680@qq.com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