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民俗文化 > 产递物语 > 正文

漫说饮茶

2017-06-13 14:06来源:未知
 

  本期作者简介:苏大平,七六年生人。自由职业者。著有短篇小说集《结灯花》,长篇小说《九歌》及《南方的太阳》,旧体诗集《于喁集》,文言笔记《蜎蜎集》。新诗集《灵光集》,《无名者》。
 

  饮茶在中国究竟起于何时,似不可考。欧阳修《集古跋录》言:“茶之见前史,盖自魏晋以来有之。”其实远远不仅如此。《晏子春秋》提到晏子生活简朴,有“茗菜而已”的说法。茗即是茶。汉代蜀中赋家王褒《僮约》,也有“武都买茶”之说。都是要早于魏晋时代的。

 

  但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饮茶之风渐盛。对茶之认识更深一层。大学者郭璞注《尔雅》提到茶时,说“树似栀子,冬生,叶可煮做羹饮。”另一个大学者张华在他的《博物志》里头说饮茶令人少睡,这样子看来跟现在我们喝茶的感觉是一个样子了。

 
 

  在那个时候,北方人多重视乳酪,南方人喜欢喝茶就常常会遭到嘲笑,著名的对王肃“漏卮”,王濛的“水厄”的嘲噱,就可以想见当时人对饮茶的态度。因此茶就有了“酪奴”的名称。但是随着人们对饮茶的更进一步的了解,渐渐的这种风气就流行开来。到了唐代,陆羽著《茶经》,从此饮茶在中国成风,而且还发展出来一种独特的文化,这种文化乃至于传播海外,影响不可谓不深远。
 

  茶因其涤烦醒闷之效,初特兴于山僧之间。陆羽本人是孤儿,养育于僧人,其一生行止,也潦倒不遇。但他自负于煎茶水一道,所接多名公巨卿。这里面有对他青眼有加的,也有很看不起他的。唐人《封氏闻见录》说到过一件事情:“御史大夫李季卿宣慰江南……既到江外,又言鸿渐(陆羽)能茶者,李公复请为之。鸿渐身衣野服,随茶具而入。既坐,教摊如伯熊故事。李公心鄙之,茶毕,命奴子取钱三十文酬煎茶博士。”陆羽如今虽然是我们很尊敬的茶圣,其在当时被轻慢对待,如同一不足挂齿之厮役,可谓耻辱已极。

 

  僧人对饮茶之效谙熟。有一个故事讲到隋文帝没有发达的时候,患头痛。后来遇见一个僧人告诉他可以喝茶看看。他照办,果然就好了。士大夫因常与山僧问道,讲谈之际,自然多以茶招待。著名的书法家颜真卿有一个帖子,开头就是“廿九日南寺通师设茶会,咸来静坐,离诸烦恼,亦非无益。”《开元遗事》载“逸人”王休居住太白山下,每天都是跟僧人道士交往,到冬天就“取溪冰敲其晶莹者煮建茗,共宾客饮之。”

 

  正是因为这种紧密的交往,饮茶之道才真正发扬光大。我们今天常常挂在嘴边上的所谓“茶禅一味”的说法,其实也就是那个时候奠定的。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