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民俗文化 > 产递物语 > 正文

身体与心灵,它们在做怎样的交流?

2017-06-29 11:59来源:产递网
 

  作者简介:张谡,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二级婚姻家庭治疗师,国际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心理咨询师,从事心理工作8年,鄂尔多斯市健康教育协会会员,合合身心灵成长工作室创始人,从事心理咨询服务近1000小时,组织团体活动近100场,与鄂尔多斯市健康教育协会共同进行过近500场心理学讲座。
 

  先后与马来西亚心理学博士林文采,加拿大心理学博士约翰•贝曼,新加坡心理学博士安娜学习国际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近10年,现是国际著名萨提亚导师,心理学博士林文采在中国的专业课助教之一,是林文采博士在中国10年来培养的不到100人的亲子导师之一,同时与我国著名心理学导师李鸣学习精神分析,在心理学和身体、精神层面之间的互动上有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

 
 

  记得我刚刚走进心理学领域时,那段时间我从萨提亚课堂里出来,我在课堂上有幸被做了个案,之后仿佛身体的任督二脉打开了一样,好象身体里有太多的记忆第一次被允许和看到,而我在过往却从来没有关注,从来没有看到,从来以为一切的发生,只能是这样而已,我不知道有许多的事情是可以改变的,而改变永远有改变的方式,可能我都不能够懂,只有那个机缘到了,才会呈现,以它最本来的样子……那段日子,总是有太多的感悟出来,有好多的感动出来,也有好多的感恩出来,世界开始变得美好,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我开车停在十字路口,在等待红灯的时间里,心里忽然就涌上了满满的幸福感,在那之前,“幸福”这样的词,我似乎模模糊糊地理解它的意思,我会在别人的脸上读到,但是感受到,好象那是第一次,可是,让我感受到的事件却仅仅就是在等红灯而已,我感受到自己在这个一个祥和有规则的世界里,安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有了幸福的感觉。
 

 

  而那之前,我的身体一直是无力的,我几乎没有办法做任何我认为我应该做的事情。最严重的是,有几次早晨醒来时,我下床,身体会软软的坐在地上,然后再起来,然而,我的身体体检指标没有明显的症状。
 

  可是,那次回来后的一次体检却有了“症状”,报告单上写着“肌酐值偏高,建议肾内科就诊”。当时我不懂什么是肌酐值高,于是上网查,度娘里一输入肌酐这个词,就跳出许多尿毒症的医院,我有点被吓到了。我有一个好友姐姐,李洁,她一直都对中医有许多的研究,并且自己在学习中医里看到人生的智慧和生命的能量。我就打电话问她,她告诉我,西医的体检有的时候其实并不能真实地反映一个人身体的状态,最真实的就是你身体自己的感觉和反映,她问我你感觉你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还是越来越好了?我说是越来越好了,我觉得自己有精神劲儿了,她告诉我,我们的身体和情绪有大的改变时,身体在调整之前也一定会发生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是身体在调整。我相信她,也信任我的身体,后来,我看到中医中关于情志的部分,讲到肾主恐惧,我似乎理解了为什么从课堂上个案出来后,我的身体会有变化,在课堂里,我的害怕和恐惧,第一次被清清楚楚地看到,并得到一定的舒放。于是,那些日子,我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立即去肾内科就诊,而是一边不断地探索自己,清理自己的情绪,一边做瑜伽。中间我也有去再做这个指标的检查,每次都是偏高,有一次还更高一些,但是我的心却是安稳的,我从来没有这样相信过自己的身体。一年后,我们单位再一次做体验,就在我打开报告单,去检查关于“肌酐值”这一项的时候,那个数字是76,大约是那个标准值的正中间。那一刻,我忽然感动了,我发现,我的身体如此智慧,我忽略她那么多年,而那一年,我只为她做了那么一点事,她便给了我如此的回馈。让我惊叹于身体的智慧,从那以后,我更加相信自我调节,更加愿意诚实地看到自己,面对自己。

 
 

  当我开始做心理咨询后,我发现自己的案主的身体也总是有许多的反应,也分享几个经案主同意的事例:
 

  有一次,有一个案主,在咨询之前,我并不知道她的病史,在一个情绪处理的环节后,她开始强烈的发抖,她告诉我,她之前一直有癫痫,那一次,我稳稳地告诉她(这样的稳定也是源于我对一个人身体的信任),请允许身体发抖,我让她告诉自己的身体:你可以发抖!那一次,她出了许多的汗……后来,她反馈给我说,那一晚她睡的特别好,她从生病的那一天起,只要发抖就被告知,要禁止,那是第一次,她允许自己的身体抖,那是第一次,当她发抖的时候,她没有害怕……我也相信,身体的里面已经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只是可能我们还没有完全读出来。

 
 

  最近的一次,案主一直有鼻炎,也伴随哮喘,每到一定的季节,她必须出入载口罩,对气味特别敏感,只要有一些引发她过敏反应的气味被她闻到了,就会开始咳嗽,就必须吃药,持续很长时间。当我们在咨询室做完她和自己的连接,做了她父亲的爱的看到和接收,她告诉我说,很奇怪,她的鼻炎好了,往年最严重的时候,她居然不用再载口罩,她闻到气油味,当时很别扭,咳了几下,但离开那个气味后,就不难受的,她问我:是不是我的过敏是和爸爸在过敏呀?老实讲,其实我也不知道!嘻嘻。
 

  也有说话声音一直会卡,但是咨询中进行了一些表达后,说话开始变得流畅,嗓音也清澈了的;出有案主回家后嗓子一直发痒,难受,最咳出一块半小拇指肚大的淡黄色,发臭的,稍硬的排泄物,她很奇怪,她告诉我一直以来,她总是有咽炎,嗓子那里总是难受,经常需要吃药,但每次吃清咽的药,也从来没有吐出过类似这样的东西,她问我:如果这些东西不能出来,是不是会变成病呀?我说,也许会吧?其实我依然不知道。

 
 

  有许多这样的事例,而我只做心理,之后把身体交给身体。
 

  所以,有时候有家人会问,我身体哪里的不舒服是不是哪里的心理问题造成的呢?我的知识和智慧太有限,我其实真的不知道,也不敢妄言,为你的身体做一些评判。只是在太多的心理治疗中,身体的反映不断地告诉我们:身体,她为我们承载了许多,帮助我们释放了许多,她只是需要被看到,被尊重,她一直都听从潜意识的安排,用自己的智慧和方式去承担,在工作,每一个我们对自己的不诚实,都会在身体里被记忆,用身体的方式来表达,她从不撒谎,她对我们唯一的要求是诚实,如果我们够诚实,我们便有更多的机会读懂身体,而我们的身体也会更健康!其实,她哪里会生病呢?

 

  此刻,再一次感恩自己的身体,也感恩自己的心灵,并且臣服于自己的无知和无智,我只是相信你们,从来,你们都在一起,用我知道的和不知道的方式在交流,在沟通。谢谢你们!爱你们!籍由此文祝福所有的人,都可以诚实地对自己,全然信任自己的身体和心灵,活出健康美丽的人生!

 

  (文章属于张谡原创作品,其中所举事例属真实案例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